makochan

原书中的尤杨相关 三 (cp向,有剧透)

他反复读了好几遍命令书,理解了那些冷冰冰的文字的意思,激愤之情顿时充满全身的血管。他的目光从杨身上移向菲列特利加,再从菲列特利加移回杨身上,但实际上只看到了自己的汹涌怒火。一股想将命令书撕碎的冲动几乎要化为尖锐的牙齿,将理性之壁撕个粉碎。
“请您拒绝这种命令!”
尤里安叫喊起来。略
“尤里安,如果你还是非军籍工作人员,那么任免或调动按照司令官的意思决定。但你现在已经是正式的军人,有义务服从国防委员会与统合作战本部的命令。到了现在,不要再让我来告诉你这些基本常识。”
“即使是无理的命令吗?”
“什么叫无理?”
杨反问的样子不管怎么看都像是存心的,所以尤里安避免直接回答。他话锋一转,说道:
“如果是这样,我就恢复原来的非军籍工作人员的身份。这么一来,我就不必服从命令了,可以吗?”
“尤里安……尤里安。”
杨的声音里夹杂着叹息。他从未大声呵斥过尤里安,但是此时少年宁愿被他大声骂一顿,感觉上要舒服得多。也许杨高估了尤里安的“老成”。
“事到如今,还能那么做吗?你不会判断不出来。关键在于你是自愿成为军人,而不是被强制的。理所当然,你应该有服从命令的心理准备。”

尤里安努力试图恢复心理上的平衡,心灵的水平面却很难停止摇晃,脸色时红时白。
“我明白。我会奉命赴费沙就任驻费沙武官,但所奉的不是统合作战本部的命令,而是杨威利提督的命令。没有别的事的话,那我先告退了,阁下。”
尤里安脸上毫无表情,连声音也像雪花石一般僵硬。他行了一个看起来完美无瑕的军礼,迈着明显不开心的步伐走出了房间。
“我理解尤里安的心情。”
过了片刻,菲列特利加说道,声音中放佛含有责难的意味。
“他一定觉得自己已经不被阁下需要了。”


(整段无缝对接年下养成耽美文)

~~~

伊谢尔伦要塞里广大的植物园是供给氧气和让人们进行森林浴,使人体变得富有活力的场所,在要塞中占有极重要的地位。有一张四周围绕着蓝花楹树的长椅,平常不知何故没有人使用,只有杨有时在上面睡午觉。现在尤里安却坐在那儿,陷入了沉思——
下午五点一到,杨完全没有要加班的样子,立即冲出了中央指令室。
尤里安静静地坐在植物园的长椅上,不知如何才能平息心中的不平之气。忽然,他意识到有人走过,于是抬起头,看到了一只手拿着罐装啤酒、一脸想和解的样子的杨。

“喏,尤里安。不管人类有多么不现实,也不会真的相信自己可以长生不老,但为何一说到国家,便有那么多呆子坚信它会永恒不灭。你不认为这非常不可思议吗?”
尤里安无法回答,只是静静地用暗褐色的眼眸凝视着这位既是养父,也是战略与战术老师的青年。杨的思考经常超越时空,而且采用率直得近乎过激的方式,所以不仅仅是尤里安,连菲列特利加等人偶尔也会战栗。
“尤里安,所谓的国家只是一个单纯的工具。不忘记这一点,就应该能保持理智了。”

杨认为尤里安没有必要受那帮家伙的支配。他甚至还考虑到如果尤里安觉得住在费沙更好,那么即使舍弃同盟、成为费沙人也未尝不可。他当然没有说出口。但姑且不论未来的发展如何,现在能与尤里安心灵相通,杨已经非常满足了。
“卡介伦学长只替我做了一件好事,就是将你带到我的世界来”
杨本来打算这么说的,但不知为什么,这些话一到嘴边,就立即像风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了。杨只好静静地盘着腿,任由空啤酒瓶和对所受的百般虐待发出无声抗议的贝雷帽躺在腿上,默默凝视着打着旋儿缓缓飘落的人造黄昏。

(专门挑杨午睡的长椅上坐着沉思、平息怒气什么的,你们看过处得这么言情的养父子吗?见过吗?)

~~~

少年惦念着杨的日常生活,略
“就算是五千年后,人类应该仍然在喝酒——如果五千年后人类还存在的话。”
“我的问题不在于五千年后,而是从下个月开始。”
就这样,尤里安将年轻司令官的反对意见完全封杀,但并未穷追不舍。一方面他不想太过霸道,另一方面杨这些年来酒量虽然明显增加了许多,但酒品从未低落过。只要不妨害健康就好了。这么一想,尤里安转变了话题。
“另外,还有起床的时间。如果没有我叫醒您,七点能准时起床吗?”
“可以起来。”
“真的没问题吗?”
“喂,尤里安,如果别人听到这种问答,难道不会认为杨威利这个男人就是毫无生活自理能力的废物吗?”
杨用质问的形式进行抗议,但尤里安只是无言地耸耸肩膀,好像在期待杨自己回忆与反省,而不是用声音作答。
“在你来家里以前,我还不是一个人生活得好好的?不借助任何人的力量,仍然能好好维持一个家庭?”
“与霉菌和灰尘为友吧。”
尤里安哧哧地笑着说。

(“尤里安将年轻司令官的反对意见完全封杀,但并未穷追不舍。一方面他不想太过霸道”,“这么一想,尤里安转变了话题。”——请品品这圈养渗透对方生活圈的手段。有张有弛,有收有放,堪称经典。)

~~~

“知道吗?尤里安,这不是别人的人生,而是你自己的人生。自己首先要考虑该怎样活着,然后……”
杨努力思考接下来还有什么话要说,但语言的泉水此时仿佛干涸了,片刻之后,他说了一句毫无创意的话。
“不要感冒了,多多保重。”
“提督您也要多多保重。”
尤里安拼命压抑着汹涌澎湃的感情。
“如果可以的话,少喝一些酒吧。还有,不吃蔬菜是不行的。”
“哎呀,真是一个临到出门还逻辑啰嗦的家伙。”
杨眨了眨眼睛,抓住了尤里安的手。杨的手暖暖的、干干的,触摸起来感觉很好。很久以后,尤里安仍然能清晰地回想起那种感觉。


~~~


尤里安·敏兹正做着无限甜美的梦,梦中的他置身于淡淡的光影中,无数的花瓣跳着波尔卡舞……
他心想,起床后要冲个淋浴,刷完牙后就准备早点。他要泡西隆或阿鲁沙红茶,加上牛奶。准备两份三片黑麦吐司,吐司上要涂奶油,加上少量生菜和柠檬汁。接下来再加一点熏肉和苹果奶油派,真不错。还有新鲜的沙拉和简单的鸡蛋料理。昨天吃煎蛋,今天就做炒蛋加牛奶吧……
光影的泡沫接二连三地破裂,向尤里安吹去现实的气息。他睁开眼睛,发现已是晨光熹微,室内的家具渐渐清晰起来。枕边的钟指向六点三十分。习惯似乎已经渗透到少年的每一个细胞中,虽然他的身体还需要一个小时的睡眠。

尤里安在床上坐起身,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。他有一种奇妙的感觉:如果只有自己一个人的话,就没必要准备早餐了。

(粉红色恋爱少女般的梦,大家感受一下。然后,“他有一种奇妙的感觉:如果只有自己一个人的话,就没必要准备早餐了。”不是和杨一起,就没必要了。如果做早餐是如此,那其它呢?)

~~~

“这是谁规定的?”
尤里安咄咄逼人的声音,和那好看的脸庞一点也不相称。

(杨不在身边的尤里安,咄咄逼人的一面)

~~~

“嗯……不过,你想真的会这么顺利吗?”
这也是尤里安急欲知道的事。他毕竟不能袖手旁观事态的发展。他想回到杨的身边,必须回到自己本来就该呆的地方去。尤里安憎厌地看了看汉斯,如果在身边的不是这个不值得尊敬的男人,而是杨威利,那该多好啊……


~~~


他有时候会想,为什么总有人要将一些不适于他的年龄与能力的责任和义务,都强行推给他呢?难道自己想成为一名军人,收到这样的对待就只能算是自作自受吗?但无论如何,为了回到杨的身边,尤里安不得不用尽一切手段,无论付出各种代价都不在乎。

(为了回到杨的身边,尤里安不得不用尽一切手段,无论付出各种代价都不在乎——我不知道诸君怎么想,但我眼里的尤里安,一直是位切开黑少年,这个认知从没变过。)

~~~


尤里安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,陪侍在杨的身旁。他虽然接受了晋升为中尉的人事命令,但变更职务的命令还没有抵达,所以他目前的正式职位还是驻费沙武官,不是杨的部下,杨也是在离开海尼森后才注意到这一点。至于尤里安,当然是早就知道,只是故意保持沉默。


(原文中尤里安长相秀丽,文武全能,擅长家务,性格温顺,待人友善,是个几乎没有缺点的少年,但就是这个少年,如果你仔细去品,就会发现他相当有决断力,既有心机也不缺算计,他霸道,但每次越界都悄悄退守回线,他对杨以外的人根据远近关系其实有不同层次的冷漠,但你几乎觉察不到这点,他的良知上限与下限似乎只有一个标准——杨威利)

评论(6)

热度(6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