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akochan

太太又甩出一张Q版莱杨草图给我看……甜到爆却说没空搞成品,只撩不娶太太良心会不会痛?

某太太20点50扔了张莱杨条漫草稿给我,然后,没下文了……

原作中莱杨相关摘录 一(莱杨cp向,剧透慎入)

写在前面,下面整理出于原作,括号内完全基于莱杨cp向个人理解,不喜勿入。




“的确有一套……好家伙。”
莱因哈特的声音里夹杂着懊恼与赞赏。金发的年轻指挥官像忽然想到什么似的,停顿了一会儿,呼叫副官。
“敌军第二舰队的指挥官……中途代理指挥的那个男人,他叫什么名字?”
“杨准将。”
“原来如此……叫杨啊。替我拍一封署名电报给他。”
“对于阁下英勇的战斗表现,谨致敬意。他日再战,盼您仍健壮如斯……这样好吗?”
“遵命!”


“他说我英勇?真是受宠若惊了。”
杨心里非常明白,对方言下之意是指下次再交手的话,就要将自己打败。杨觉得他有点幼稚,但并不令人反感。
“怎么办……要不要回电?”拉欧少校问道。
杨漫不经心地应道:“对方大概也不指望我们回电吧。算了,别理他。”
“是……”
“收容伤残士兵比这件事更重要。快去,能救的尽量救!”


(命运中的相遇,莱因哈特对未曾谋面的敌军将领有了兴趣,寥寥数句的电报,发出的人和接受的人,对彼此的结局都一无所知。)


~~~

“成就杨提督的声名让您那么悔恨难当?”
“我恨!那是当然的!”
莱因哈特大叫,两手猛然相击。
“亚斯提会战那一次我还可以忍受,可是接连发生两次,我真的受够了!为什么那家伙总是在我即将大获全胜时出现,是我功败垂成?”
“他一定也有他的不满。为何他不能一开始就和罗亚克拉姆伯爵正面交手?”

(少年皇帝的征途所向披靡,却终其一生无法征服他所执念的黑发魔术师)

~~~


然而,莱因哈特已别无选择。他只有借着不断战斗、不断获胜、不断征服来对抗这种心灵的饥渴。
因此他需要敌人。或许越是强有力、有才干的敌人,越能让他忘却心灵上的饥渴。目前他要专心巩固国内的根基,但心中却已开始盘算明年即将和自由行星同盟展开的军事冲突。在同盟之中,就有极为强大并有才干的敌人。

(杨的存在对莱因哈特,如田中所说,更像是一种救赎。)

~~~


“不必。”
莱因哈特的反应相当冷淡。
“目前的警备状况并非十分森严。宇宙中甚至有人能滴血不流地占领伊谢尔伦要塞,我们难道还要与连一个皇帝都无法挟持的无用之辈打交道吗?”

(提到杨时总是很少年气的皇帝。)

~~~

对于总参谋长的这番话,莱因哈特默不作答,只是轻轻地颔首示意,他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个人的影像。
杨威利。
同盟军中智慧超群的年轻大将。年纪轻轻便建立卓然功勋的军人,其功绩和才能往往容易招小人嫉恨,尽管他不在意目前遭受的不公平待遇,但若酬以新帝国总督之位,他还能对所谓的民主国家保持高度的忠诚,丝毫不为所动吗?

(要多少次的仔细端详才能在需要的时候立刻浮现出一个人的影像?)

~~~

“看来杨威利似乎安然无恙。”
莱因哈特坐在桌前,一边用柔软而有弹性的手指翻着报告书,一边喃喃地说。

~~~

“而且使同盟获得胜利的唯一方法,便是让杨的兵力能自由行动。”
“唯一的方法?”
“不懂吗?那就是在战场上打败我。”
莱因哈特的表情和声音都极为淡然,所以在这一瞬间反应过来的只有希尔德。她真切地看到,那令人联想起被弃于冰原中的宝石的冰蓝色瞳孔,放射出极光般的光芒。

(执念是什么?除非身死,不得超脱。)

~~~

“不怪你。敌人居然还有余力使这种小诡计,这也出乎我意料之外。或许这只是佯攻,不过,一切小心为上。”
“是。但这难道是杨威利玩弄的诡计吗?”
莱因哈特轻轻地撇了撇秀丽的嘴唇,连这种动作都凸显了他的优美。
“能这么有效地耍这种小诡计的,除了那个骗子,没有其他人。”

(这种奇妙的语境一定是我的cp脑作祟……)

~~~


“看来天敌这种东西似乎真的存在。”
莱因哈特用冷漠的目光看着屏幕上已恢复秩序的帝国军,自言自语。超乎单纯的怒气的东西,像极光般浮上他白皙的脸庞。

(所谓天敌,不过是场注定不能赢的劫。)


~~~

“然后,当他停止攻击时,你等就率领折回的舰队将他包围,歼灭其兵力,把他带到我面前来,不论生死。”

(我想见他,不论生死。)

~~~

艾密尔行礼出去之后,莱因哈特的心急速地朝现实中的敌人收拢。他伫立在硬质玻璃窗边,一边极目眺望夜空,一边喃喃自语:
“这是你所希望的。既然完全满足了你的愿望,那就请来到我面前吧,奇迹的杨……”

(一切都会如你所愿,请来到我面前)


他把裹在黑银布料中的手伸向前方,手掌贴在硬质玻璃上。金发年轻人在玻璃上感觉到自己脉动的反射,脸上浮起微微的笑容。充实的昂扬之感充满他的身体,似乎所有的细胞都要跃动起来。
一瞬间,他感到幸福。失去最好的朋友已将近一年半了,而现在,他有要得到一个最大的敌人了。
莱因哈特需要敌人。不管他本身如何耀眼,如果没有反射他光芒的对象存在,他也就很难光芒四射了。

(他的存在让他觉得自己是活着的,甚至是幸福的。)

~~~

“您是有感于他的意气,才决定堂堂正正地和他正面对决?”
杨带着想开诚布公的表情深思。
“不,我才不会那么浪漫!我现在想的只有一点——利用罗严克拉姆公爵的浪漫与自尊打败他。事实上,我也希望能赢得轻松些,这个方案便是这次对决中最轻松的选择了。”
尤里安想说些什么,但还是闭上了好看的嘴唇。他的本意并不是让杨感到困惑和动摇。

(杨眼中的莱因哈特——浪漫,且自尊心强)

~~~

接到总参谋长奥贝斯坦的报告时,这个金发的年轻独裁者反而像自尊心受到伤害似的,全身颤抖。
“怎么回事?”
莱因哈特发出尖锐——不,更准确地说是粗暴——的声音。眼前显现出的理性不允许的事实,纵然是身裹华丽晚礼服的捷报,也让他觉得备受侮辱,并且感到愤怒。
“同盟军停止前进了。不仅如此,还提出停战的要求。”
“太无稽了,为什么忽然变成这样。再一步,不,只要再半步,他们不就……有什么正当的理由让他们放弃眼前的胜利?”
等主君情感的波涛平息之后,奥贝斯坦开始说明事情的原委。他并没有提及自己从同盟军那边获得这个消息时,是否做到了完全保持冷静。
“你是说……我的胜利……是别人……拱手让出来的?”
莱因哈特了解了事情经过,缓缓地将裹于黑银两色军服中的优美肢体沉进指挥席,喃喃说道:
“可笑!我拿到了原本不该属于我,而由别人双手奉上的胜利?简直像乞讨……”
莱因哈特笑了,这是他从没有过的笑容。其中没有华丽和生机勃勃的感觉,是一种雕刻出来的笑容。

~~~

“那就是杨威利?”
略。
乍看之下他大大约二十七八岁,本来是中等身材,不胖不瘦,但是由于连日来的战斗掉了些肉,显得有些瘦削。杂乱的头发从贝雷军帽下方露出来,怎么看都不像军人。

杨在伸手可及的距离下看见了这个独占历史与美神宠爱的年轻人。以黑色为基调、各处配上银色的帝国军军服,从来没有这么美轮美奂地映现在他眼中。

门在杨的背后关上了,现在,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两人。莱因哈特秀丽的嘴唇露出微笑。
“很久以来,我就一直想见你一面。这个愿望终于实现了。”
“不胜荣幸。”
“我和你有各种因缘。三年前的亚斯提星域会战,你还记得吗?”
“我接到阁下的通信。略”
“我却没有接到你的回信。”
莱因哈特笑了,杨也受他的影响,浮出了笑容。

(两人独处时“微笑”的莱因哈特,“一直想见面”,觉得自己和黑发的魔术师“有各种因缘”,十分在意“没有接到回信”这件事。)



“怎么样?要不要来我这边?听说你已被授予元帅的称号,我也可以给你帝国元帅的称号。这个称号在我们这边,应该更有实质性的意义。”
“这是我担待不起的光荣,恕难接受。”
“为什么?”
“我恐怕帮不上阁下的忙……”
“是谦虚,还是你想说我欠缺主君的魅力?”
“我并无此意。”

“如果我生在帝国,就算阁下不来邀请,我也一定会投效阁下麾下。但是,我是喝着和帝国人不同的水长大的。我听说喝了不习惯的水会伤害身体。”
“我认为那些水未必适合你。和你伟大的功勋相较,你得到的回报太少,而受的掣肘不是太多了吗?”
只要能拿到退休金就好了——杨当然不能这么说,所以他只得板起脸来,厚颜地回答:
“我自己已经得到了足够的回报,而且我喜欢这种水的味道。”
“你的忠心只是针对民主主义,是吧?”
“嗯,唔……”
杨淡淡地回答。莱因哈特放下杯子,开始认真地讨论。


(提问:相亲时为什么一方可以认真讨论并不十分感兴趣的话题?答案:因为他对你的兴趣让他愿意尝试。)



“我讨厌的是只顾藏在安全的地方,然后赞美战争,强调爱国心,把别人推到战场上去,而自己却在后方过着安乐生活的人。和这种人共同生活在一面旗帜下,是一种难以忍受的痛苦。”
杨的口气已经超乎嘲讽,达到了辛辣的程度。莱因哈特趣味盎然地注视着对方。意识到他的视线,杨赶忙净了净嗓子。
“您不一样,您常站在阵前。恕我失言,这让我实在是感慨不已。”
“果然,只有这一点你认同我了。我很高兴。”
莱因哈特扬起音乐般悦耳的笑声,然而,杨却感觉他的表情忽然显得明朗了许多。

(执着是什么?一生仅有一次的相见,他在他面前,他的视线不曾离开。)


“对了,如果我给你自由之身,今后你有什么打算?”
对于这个问题,杨一点都不需要犹豫。
“退役。”
瞬间,莱因哈特用那冰蓝色的眼睛凝视着年长他九岁的黑发提督,不知为什么,他竟体谅地点点头。


(“莱因哈特用那冰蓝色的眼睛凝视着年长他九岁的黑发提督,不知为什么,他竟体谅地点点头。”请一定仔细品品这里的体谅。)

一句话波杨

无论几个人的故事,都没有我的名字。
(这种“我以为自己能若无其事地装一辈子,直到你的死让我一败涂地”的梗不能更rio了好吗!)

真的觉得特别奇怪,因为作品节奏问题掐也好,因为作画不够细腻稳定掐也好都可以理解,唯独理解无能的是为了戏份掐。

在我想法里制作组是以做100集为目标的,姑且不论其它,写100章节的小说,情节安排当然不可能和12章完结的一样,更何况制作组一开始就表明了按基于原作的态度,那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,看过原作的都知道,第三本以后帝国方戏份会越来越多,而书十本才会完结。

现在我大概懂了,原来确实有某些粉,是真的以12集完结为前提的认真在掐戏份。

作品相关打作品tag不是常识吗?粉丝吵架污染角色tag、cptag都是什么神操作?

太太再欠我一个波杨条漫,一个尤杨条漫。在此记录。

基友下班路上无聊敲我:我们当年太愚蠢鸟
我:干嘛带“们”
基友:不是都没看出波杨有一腿嘛
我:我有看出
基友不信,断言我马后炮,其实我真看出了,只是不愿意萌友爬墙头所以啥也不说


上星期基友扔了个妹子给我,说那姑娘也看过银英
和妹子加了微信,寒暄过后妹子爆手速狂打字
“吉莱怎么怎么”“吉莱怎么怎么”“吉莱怎么怎么”
我只好嗯嗯哦哦的含糊过去
接下来每天除了一些三次元的鸡毛蒜皮,就都是各种“吉莱怎么怎么”
刚才这妹子问我:怎么感觉你对吉莱没什么兴趣啊?
我:XX没说吗?我不吃吉莱的呀
随后收到十几张图包轰炸
妹子发来语音:你不早说!我不看吉莱的!
我:!?你每天都在说吉莱好吗?!
妹子:XX说你是腐女,我以为你喜欢吉莱才聊这个的
我:……